<rt id="l64o2"></rt>
        1. <rp id="l64o2"></rp>
        2. 新與舊的交融: 國潮品牌塑造過程中的多元聯結研究
          2022-04-18 01:44:25    來源:中國廣告    作者:彭子滔 王苑丞   
          摘要:李寧借助國潮成功轉型,小眾新興品牌借助國潮迅速崛起,國潮文化為民族品牌的發展提供了契機。舊產品的回歸開辟了新的利基市場,懷舊情愫在互聯網上的蔓延塑造了新的營銷契機,民族自覺下的審美回潮創新了國潮文化的表征形式。在網絡場域的時空背景下,互聯網技術促進了網絡文化與舊文化巧妙聯結,塑造出新的潮流形態。互聯網平臺的發展也為國潮品牌開展融合定制傳播提供了機會。國潮品牌在實踐過程中不斷嘗試新舊交融的多元渠道,衍生出了一些新特點。
           
          關鍵詞:新舊交融;國潮品牌;多元聯結;網絡場域
           
           
          引言
           
           
          2018年李寧在紐約時裝周揭開了國潮元年的序幕,隨后,以茶顏悅色、花西子為代表的新品牌迅速崛起,國潮文化在各個領域遍地開花,逐漸成為新的消費潮流。作為近些年來由中華傳統文化占據消費市場主流話語權的文化現象,國潮文化在新與舊聯結方面,具有鮮明的時代特點,即在民族文化內涵的基礎上囊括了網絡傳播語境。此外,國潮語境下的品牌營銷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市場開拓、形象塑造、渠道選擇等方面都與其他非國潮品牌有著較大的差異。本文將深入探討國潮文化在形塑過程中的新舊文化多元聯結,理解商業消費文明對舊文化的潮流化促進。
           
           
          一、舊市場的新變化:國潮品牌塑造的動力源泉
           
           
          國內經濟的快速發展釋放了更多人的消費潛力,國內群體的消費意圖得到了更多的重視,市場出現了新的變化。在消費品層面,傳統的舊市場衍生出了更多的細分賽道,具有民族特色的消費品類嶄露頭角;在消費者層面,時代的快速更迭加劇了年輕消費者內心的不穩定,開始在懷舊情緒中尋找安全感,貼有時代標簽的年代感產品重獲消費者的喜愛;在消費文化層面,文化自覺下的消費者重視審美主權,頗具東方特色的審美方式出現了回潮。
           
           
          1.借助舊產品開辟新細分賽道
           
          市場細分是美國著名的營銷學家W.Smith在1956年提出的營銷理論,隨后被擴展為現代市場營銷的STP戰略, 即進行市場細分(Segmenting)之后,確定目標市場(Targeting)然后進行品牌定位(Positioning)。在存量市場的紅海中,行業巨頭的強大實力和馬太效應的累積,讓新品牌很難與之競爭。國潮品牌依靠本土特色,揚長避短,開發中國傳統的老產品,開辟新的賽道,有效躲避行業巨頭的競爭優勢,在某一子市場中搶占消費者心智,成為領跑者。
           
          以食品行業為例,休閑零食領域被瑪氏、卡夫、百事等國外品牌占據大量市場份額,達利園、可比克等品牌的沒落,意味著國產品牌難以在國外品牌主導的賽道中占據有利位置。國潮品牌王小鹵從2016年成立之初便嘗試傳統食品的現代化制作,2019年憑借“虎皮鳳爪”轉型成功,在休閑零食領域開辟了新的細分賽道。2021年“雙11”期間王小鹵的“虎皮鳳爪”在天貓雞肉零食品類中獲得銷量冠軍,位列天貓零食品牌總榜單第8位。“鳳爪”這一舊產品在經過國潮企業現代化的加工與設計之后,成為零食品類的“新寵兒”。衛龍、老干媽的爆火也證明傳統食品可以為國潮品牌的創新發展提供靈感與動力。
           
          在互聯網信息化的背景下,克里斯·安德森提出了“長尾理論”,認為一些需求量不多且銷量不高的產品所擁有的市場總份額,甚至可以和主流產品的市場份額相當。細分賽道下的單品類市場份額遠低于主流品類的份額,但各種細分品類的累加甚至可以超過舊有的主流市場。國潮品牌依靠長尾效應深耕細分垂直領域,在獲得資本與品牌效應以后,可以向全消費階層市場延伸。
           
           
          2.懷舊情緒締造情感紐帶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學者Holbrook和Schidler認為懷舊是對與事物(大多是積極的事件與物品)相關經歷的偏愛,這種偏愛在一個人年輕時甚至是童年就已經基本形成。[1] 中國的一些學者總結出了懷舊消費具有自我連續性、社會聯結功能和消費者的回避動機等情感屬性。總之,懷舊情緒可以激發隱含在消費者記憶中的積極情緒,淡化消極情緒,并在社交媒體的放大作用下與社會產生聯系,消解孤獨感。
           
          進一步拓展到消費領域中,Stephan等學者認為懷舊會使個體產生趨近動機,進而產生趨近行為。[2]據此觀點,消費者的懷舊情緒被激發后,會主動接近懷舊產品,具有懷舊情緒的個體往往會根據感覺邏輯作出一些消費決策,行為上表現出感性決策風格。一些已經淡出主流視野的物品或事件承載著消費者的記憶,成為國潮品牌懷舊營銷的介質。在形成龐大的消費群體的同時,也為國潮品牌進行產品創新提供了情感聯結的紐帶。李寧公司作為國潮品牌的引領者,深諳懷舊心理的運作之道。李寧先生在世界體操史上創下的神話,成為80、90后人群的集體記憶。“中國李寧”聯合《人民日報》推出潮流單品,如T恤、帽衫、漁夫帽等,把“中國李寧”四個漢字以刺繡的方式運用到了服裝上,還將當時《人民日報》的老報紙以拼接、堆疊等方式印在服裝上,形成了別具一格的新潮流。賦予產品潮流感的同時,喚起了消費者的記憶情緒,成為潮流人士爭相購買的商品。
           
          正如楊向榮教授提到的,在全球化情景之下和時空脫域的生存狀態之中,現代人日益喪失了時空依賴性和家園歸屬,從而衍生出生存困境。[3]尤其是在當下全球化的國際環境中,懷舊情緒引起的民族情緒更為強烈。斯維特蘭娜·博伊姆在《懷舊的未來》一書中寫道:“全球化激發出人們對于地方性事物更強烈的依戀,對于某種集體記憶的共同體的渴求,在一個分割成片的世界中對于延續性的向往。”[4] 伴隨著中國國力的強盛和民族意識在互聯網上的延展,成長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國內年輕消費群體衍生出了強烈的民族意識和舊時代的依戀感。這股懷舊情緒刺激了消費需求,影響了商業營銷和消費文化,為國潮品牌的塑造提供了情感動因。
           
           
          3.傳統東方審美回潮提供文化動力
           
          產品除實用功能外,還具有強烈的文化隱喻。國家實力的強盛呼喚著審美主權的回歸,在主流價值觀的倡導與引領之下,東方審美出現了回潮的跡象。此外,國外品牌因不了解國內的審美與文化頻頻“翻車”,被視為對國內消費者的不尊重;消費者民族意識更加強烈,更加偏好符合自身審美習慣的商品,也促使著傳統審美主權的回歸。整體而言,年輕的消費者不再盲從西方的審美情趣,更為自覺地對東方美產生好感。費孝通先生認為“文化自覺”是在多元的文化環境中能夠確立自身文化的位置并根據時代的發展和環境的要求不斷地適應與調整。從品牌方來看,國潮品牌在進行產品設計時也更加注重傳統與現代的結合,更為自覺地傳承舊內涵、舊工藝和舊風格。百雀羚聯合著名珠寶設計師鐘華打造中國風高定禮盒“燕來百寶奩”,在東方審美的情趣上凝結現代感。產品外觀的主色調采用古瓷釉中的孔雀綠,繪有金色、藍色、綠色的雀羽紋樣,具有復古靈韻與東方典雅之美。其中,“東方簪”采用古代生產工藝“失蠟法”和“鏨花法”,將喜鵲停在金枝的形狀雕刻出來,充滿東方韻味。產品一經上市即被搶購一空。此外,故宮、敦煌IP在各個領域的商業化運作,也可以看出品牌方更為自覺地對傳統文化進行創新。
           
          正如易曉明教授提到的那樣,真正的審美要求思考“形式”這個詞背后的統一性。[5] 東方審美的回潮為國潮品牌提供了文化層面的動力。看似外表華麗的形式美背后,實質蘊含了歷史沉淀的精神美、文化美、生活美。當代消費者在外觀上“新”“舊”的交叉堆疊中感受到了沉淀在歲月里的恬靜祥和與工藝匠人的精神美感,從而激起了內心深處對本國精神文明審美的認同。
           
           
          二、舊文化的多元創新:國潮品牌塑造中的聯結策略
           
           
          中國傳統的舊文化作為具有國別特色的文化單元,具有溝通、復制和變化的特點。北京大學陳剛教授從創意傳播管理的角度豐富了“溝通元”的理念。“溝通元”是基于內容的文化要素,具有可復制、高延展和不斷傳播的特點。[6] 傳統文化是國潮與消費者溝通的“元點”,在時代的進步和互聯網的滋養下,國潮品牌對舊文化進行現代化的改造,通過凝練東方美學中的文化符號,結合現代生活價值觀念,在國際化的市場環境中打上民族的文化烙印等方式,促進了新舊文化的多元交融。
           
           
          1.符號化的舊元素
           
          四川大學教授趙毅衡提出:符號是攜帶意義的被感知,符號的用途是表達意義。[7] 在現代市場環境中,消費行為充滿了符號化的意義。早在1970年,法國的社會學家鮑德里亞就曾指出,在現代消費社會環境中,人們消費的不只是物品的使用價值,還有其符號價值,即是一種抽象的符號化的消費過程。國潮產品或許在使用功能上別無二致,但其附加的、能夠為消費者提供個性滿足和審美需要的抽象價值,讓原本以使用價值讓渡為核心的消費行為, 產生了更多符號意味引領的內涵消費。
           
          如前所述,物質豐富后的消費帶有符號消費的意味。廣告作為傳播手段,以圖文、色彩、風格為載體,將這些符號進行對外傳播,具體方式有以下三種。第一,大量使用具有代表意義的圖紋,如水墨山水、書法漢字、仙鶴云紋等。國潮品牌的廣告宣傳中包含大量帶有民族意義的舊圖形,經過現代化的重新設計,完成國潮化的符號建構。第二,渲染古典色彩,打造歷史感。中國傳統色彩大多來自自然界,以天然礦物或動植物為原料,色彩較為溫潤柔和,但飽和度較低,國潮廣告的顏色運用在此基礎上融入現代配色方式,進而營造出具有年代意味的潮流感。第三,依靠舊圖紋、舊色彩營造時代感的舊風格。在青島啤酒開展的“冰雪國潮”系列活動中,將老上海旗袍女郎霓虹燈的形象設計印在產品包裝、海報和店內裝潢中,畫面顏色也采用飽和度較低的金色,以營造出上個世紀的舊風格。
           
           
          2.價值觀化的舊主張
           
          從年輕消費者的視角來看,不少中華哲人先賢的主張太過遙遠,被蓋上了“不合時宜”的印章,而潮流文化才是民間場域中自生的大眾文化,是當今生活的直接反映,其前衛、活潑甚至是激進的特征和強調個性張揚的主張深受年輕消費群體的追捧。在社交媒體的擴大效應和大眾的價值觀引導下,每個個體都在無形中將時尚文化內化。正如14世紀到17世紀的文藝復興那樣,高舉舊文化實則是希望潮流價值觀念得到主流社會認可的表現。
           
          國潮新主張與舊內涵互為支撐。注入深層次但有些陳舊的文化后,使潮流文化曇花一現的生命周期得以延續;依托國潮的舊主張契合了現代社會的生活方式,廟堂之上的舊文化變得平民化,其文化張力得以拓展。以李寧的鞋服為例,李寧的“悟道”系列鞋款將原本高高在上的詞匯打造成穿在腳上的商業產品,云里霧里的概念變得貼近生活。從中國傳統文化的視角來詮釋當代潮流文化,注入了“自省、自悟、自創”的文化主張,潮流主張借助舊文化實現了社會認同,而舊文化也以另一種方式而存在,完成了以現代消費價值理念的角度對傳統文化進行的回望與實踐。
           
          根據馬斯洛需求理論,自我實現是最高層次的需求。擁有相同消費主張的消費者可以形成“品牌社群”。消費者認為品牌所宣揚的觀念主張與他們自身的三觀相契合,便會成為其品牌的粉絲。品牌社群為品牌培育了專屬粉絲,擴大了影響力,沉淀了私域流量,為產品的銷售和品質的高端化奠定了市場基礎。

           
          3.民族化的舊品牌
           
          品牌來源國效應(Country-Of-Origin Effect)是指品牌的歸屬地會對消費者決策產生影響,消費者普遍認為經濟越發達的國家,品牌質量越好。中華傳統文化并非孱弱,中國擁有悠久璀璨的文明,只是在近代由西方主導的工業文明的歷史進程中漸漸淪為弱勢文化的一方,喪失了與自身相匹配的文化話語權。伴隨我國經濟實力穩健提升,消費者更加偏好貼有“中國”標簽的產品,如李寧推出“中國李寧”系列,將李寧的來源國鮮明地標示出來,并且走高端化的道路,足以顯示國家實力的增長帶給消費者的信心。
           
          其具體實踐可以讓我們看到,一些老字號品牌或是沒落過的舊品牌開始強調自身民族化的品牌印象,以極具鮮明民族特點的國家文化為背書的品牌市場輸出模式,成功打造品牌的差異度。國潮化的舊品牌在新舊聯結時,刻意將民族概念納入傳播語境當中,使得“國潮”隱含了特定的意識形態內涵,具體表現為以愛國主義與民族自信為核心理念的價值觀成為國潮的宣傳點,其實質也是為了激活消費者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記憶,引導消費者對本民族文化的追慕與自信。
           
           
          三、融合定制傳播:國潮品牌形象塑造的渠道策略
           
           
          在Web3.0時代, 消費者的注意力變得分散、分布變得碎片化,在此背景下,融合定制傳播的作用得以凸顯。融合定制傳播是劉慶振提出的新的傳播范式,它脫胎于整合營銷傳播手段,強調了所有與營銷相關的各種傳播元素的有機融合和柔性組合。也不同于以往的一元化策略,而是強調以用戶個性化的需求為價值多元化傳播,在技術手段的幫助下針對受眾所處的不同時空、情境和心情,向用戶提供最符合其需求的信息和產品。尤其是在當下新的技術和經濟形勢之下,融合定制傳播強調既要有整合的力量,又有針對的痛點。[8] 在這一理論的指導下,國潮形象依托SIPS 傳播模型,深入消費者心智。Sympathize(依靠視覺傳達引起共鳴)、Identigu(通過直播渠道給予消費者確認的信心)、Participate(參與國潮價值共創)、Share and Spread(分享和擴散)針對不同的用戶傳輸不同的信息。
           
           
          1.在視覺傳達中培養消費者心智
           
          視覺信息傳遞的方式是多樣的,無論是產品的外觀設計還是廣告的形象宣傳,都會對消費者產生刺激,留下或深或淺的印象。不過,在國潮語境下,衍生出了跨界聯名的新玩法,使得消費者對產品產生興趣與愛好,以期引起消費者對于傳統文化的共鳴。
           
          與具有民族記憶的品牌聯名,是國潮品牌在視覺效果上新舊聯結的創新玩法。新品牌與舊品牌的聯名,使得圈際被打破,將兩個熟悉的物品變得陌生,在視覺上給予消費者強烈的刺激,從而產生深刻印象。國潮品牌氣味圖書館和瀘州老窖這一白酒品牌聯名推出香水;御泥坊聯名周黑鴨推出口紅;RIO 聯名六神推出雞尾酒等,這些看似荒誕的行為,一方面使得國貨的印象深入人心,另一方面迅速打開品牌的知名度,讓一些本來不被關注的國潮品牌迅速博得流量,成為越來越多的消費者迷戀的“又土又潮”的國貨。此外,人類獲取的信息中視覺占83%,依靠視覺體驗給予消費者直接的感覺,憑借舊文化的內涵吸引消費者的關注,將消費者對舊產品、舊品牌的感覺移情到新品牌上。
           
           
          2.在直播銷售渠道中積累國潮聲量
           
          在直播平臺當中,依托計算傳播、社群引流和用戶畫像等互聯網技術,可以快速攏聚不同平臺的流量,將原本分散在線下門店、線上電商等其他渠道的消費者匯集到一起,人為打造“注意力黃金時刻”,通過主播的介紹實現消費者注意力與品牌價值掛鉤,集中傳遞品牌價值,快速將個人對品牌的認知發展為集體認知。[9]這一匯合營銷將原本分散傳播的品牌可見度、營銷內容、品牌特點匯聚到一個渠道,在一個時間段內集中爆發。
           
          大多數國潮品牌在市場中存在認知程度不足的問題,迫切需要通過與消費者直接對話來建構和傳遞品牌的獨特內涵,甚至構筑認同感和依賴感。而直播帶貨耗時短、匯集多、信息多的內在特點,可以快速提升國潮品牌的討論度,增加可見性。同時,直播帶貨在品牌認知層面被消費者賦予了更多的功能,消費者對產品的認知更多是依靠對主播的信任。國潮彩妝品牌花西子借助直播,將創立幾年的新品牌制造成聲量堪比一線的大品牌,依靠的就是頭部主播KOL 的號召力。
           
          當然,僅僅依靠主播個人魅力是不夠的,在直播過程中也實現了品牌的“實心化”構建,將品牌內涵深入消費者心中,助力品牌長期維持。“國潮”“新品牌”對于消費者來說概念過于空洞,且大多數人也不愿意花費時間主動了解,在直播平臺中,通過主播的詳細介紹,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品牌構建過程中前后臺的信息差,增進品牌的透明度,進一步促進品牌“實心化”,提高品牌在紛雜市場環境下的辨識度,鞏固品牌文化建立的根基。另一方面,品牌的廣告宣傳不再務虛,國潮品牌可以通過用戶評論、帶貨鏈接等多方資源,構建用戶畫像, 在短時間內動態監測目標消費者,從而將品牌傳播化為可預測、可測算的媒體傳播工具,大幅提高了營銷的精準性和資源配置效率。
           
           
          3.在互動平臺中實現價值共創
           
          在價值層面上,Web3.0時代將傳播模式“多對多”的特點貫徹得更為徹底,過去由品牌單方面傳遞價值符號,到現在消費者主動流轉、構建、豐富,最終形成更加深入的品牌內涵。依靠社交媒體,消費者變身為宣發者,每一次的評論、轉發和分享都成了國潮品牌價值構建的一環,最終實現品牌價值的共創。故宮文創產品的破圈大多依賴于普通消費者的自拍打卡,通過在社交媒體的發布,引爆輿論熱點,吸引更多人參與其中。
           
          尤其在當前的粉絲文化時代,國潮品牌的懷舊營銷、情懷營銷等軟性營銷手段,迅速匯集消費者的認同,打造出“品牌粉絲”。用戶在對品牌價值進行互動的過程中,不斷形成自我和集體的認同,進而鞏固用戶的忠誠度。這深刻利用了社交媒體賦予用戶作為平等節點的內容生產權利。知乎聯合天貓打造“知造國潮”的活動,天貓提問:“有哪些令你念念不忘的國貨?”勾起消費者對于國貨的情懷與討論,同時,知乎邀請生活在北京、上海、杭州、廣州、重慶5座城市的知乎用戶,從親身經歷的角度講述老牌國貨與生活變遷,如北京的老字號,重慶的冷酸靈,上海的百雀羚、回力、英雄,在此基礎上吸引全站知友參與進來,并且分享自己與國貨的親歷故事,串聯起全國國潮的版圖。
           
           
          四、國潮品牌塑造過程中多元聯結的效果
           
           
          國潮品牌在新舊文化的交融過程當中,豐富了“國風”“新中式”等潮流的內涵。在商業上,因為國潮,“國產”成為潮流的標簽,國產品牌也實現了口碑逆襲、銷量增長、品牌煥新等諸多商業進展。在生活方式上,國潮塑造了新的消費文明,開拓了新的娛樂方式。在文化領域,國潮品牌使得傳統的舊文明煥發出了時代的新光彩,滿足消費者的情感需求,實現了文化變遷。
           
           
          1.國潮品牌的熱度迅速回升,口碑回暖
           
          國潮品牌在舊文化上結合潮流元素進行產品設計、提供用戶服務、開展營銷傳播,承載著消費者對國貨品牌的期望,獲得了年輕消費者的熱議與好評。根據《百度2021國潮驕傲搜索大數據報告》,國潮在過去十年關注度上漲528%。其中,2016-2021年國貨服飾品類熱度上升56%。李寧、安踏等品牌的國潮新品屢登微博熱搜榜。[10] 另外,根據艾媒咨詢《2020-2021年中國國潮經濟發展專題研究報告》,受訪者對國貨質量認可度提升82.3%,信任國貨質量占82.4%,更多的消費者表示信賴國產品牌。[11]
           
          借助國潮的時尚風向,國產品牌在改善國內消費者的口碑和刻板印象的同時,也影響了國際市場。伴隨著越來越多的國潮品牌出海,國際商業舞臺上有了更多中國優秀文化的影子。具有中國特色的海底撈火鍋在全球開設門店;波司登以“牖”為主題,將中國水墨古畫等中國元素帶到紐約時裝周上,展現新的國潮風格;完美日記、花西子等國潮品牌多次登頂東南亞國家銷量榜首。在RCEP達成的時代機遇下,國產品牌向外輸出產品與文化獲得了不可多得的機遇。
           
           
          2. 國潮消費融入消費者的生活方式
           
          國潮文化已經融入年輕消費者的生活,許多傳統產品正逐步走向主流。如漢服成為不少年輕女性消費者的喜好,中藥養生獲得了更多的關注與青睞。此外,新的消費方式和娛樂形式也不斷涌現。手握茶顏悅色奶茶,身著漢服打卡歷史文化街已經成了不少年輕消費者的選擇。拆國潮品牌的盲盒、體驗老字號的新產品、在“快閃店”打卡等新的娛樂方式也在不斷涌現。
           
          國產品牌也進入了更多消費者的生活。根據國際咨詢公司AlixPartners發布的2020年“ 雙11”消費調查報告,有66%的受訪中國消費者表示,在購物節更愿意選擇國產品牌。在中國消費市場,Z世代正在成為消費主流群體。調查顯示,高達79.83%受訪大學生愿意支持國貨。[12] 年輕的消費者不再迷信國外產品,對國產品牌有著更大的信心。
           
           
          3.國潮品牌創新能力不斷增強,引發文化變遷
           
          國產品牌在發展初期大多會模仿國外品牌的設計,因此造成了國產品牌口碑較差的現象。國潮文化的興起,為國產品牌的創新注入了新的動力,與其借鑒國外品牌的“二手創意”,不如挖掘中國傳統的文明寶庫。曾振華教授認為,品牌的高級階段必須落腳在本民族的文化上面,這也是對優秀廣告創意的必然要求。[13]
           
          中國李寧青花瓷衛衣、美特斯邦威聯名京劇短袖、花西子生肖定制禮盒等,這些極具中國傳統特色的設計,都是國潮品牌在傳統文化基礎上創新的經典案例,可以預見的是,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國潮IP 得以發掘。
           
          此外,國潮的發展滿足了消費者的民族情結。《消費者報道》雜志社的一項調查顯示,有35.1%的受訪者表示購買國潮產品是因為“喜歡與中國文化相關的事物”,還有22.6%的受訪者表示“就是想支持一下國貨和國潮文化”。可見,國內的消費者對民族品牌有著明顯的偏好。[14]
           
          民族情結客觀上促進了文化變遷,這種“變遷”主要體現在商業文明當中。文化變遷是指由于族群的社會內部得到一定程度的發展或由于不同族群之間的不斷接觸、交流從而引發族群文化改變的現象。文化并非一成不變,而是處在不斷更新發展的動態過程當中。改革開放初期,國內消費市場充斥著歐美日韓的設計和品牌,國內品牌甚至放棄民族的特點,對國外的品牌進行模仿。經過幾十年的發展,現代潮流和中國傳統文化有了很好的融合,無論是國外大牌還是國內品牌,都在中國傳統節日爭相“討好”消費者,設計風格上也有了明顯的中國印記。
           
           
          結語
           
           
          本文從國潮品牌塑造過程中的動力源泉、新舊聯結策略、融合定制傳播渠道下的品牌形塑和塑造效果四個方面展開分析,認為國潮文化有著巨大的發展潛力,傳統文化中蘊含著大量優秀的“舊元素”“舊主張”“舊技術”“舊產品”等待開發,國內還有許多“舊品牌”期待著煥新升級。互聯網環境下的“新場景”“新手段”“新平臺”使得“舊”不再落伍,反而在市場上掀起了潮流;互聯網的數據技術為品牌賦能,釋放出了國產品牌的新生力。在此基礎上,國潮品牌應堅持正確的價值觀導向,深度挖掘傳統文化的瑰寶,與現代化的生活方式進行融合,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潮流文化主流。
           
          基金項目:2020年湖南省社會科學一般項目“智能時代公益廣告創作策略發展研究”(20YBA246)。
           
          (彭子滔、王苑丞,湘潭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
           
           
          參考文獻:
          [1] Holbrook M B,SchindlerR M. Nostalgic Bonding:Exploringthe Role of Nostalgia in the Consumption Experience [ J ] .Journal of Consumer Behavior,2003(2):107-127.
          [ 2 ] S t e p h a n E , W i l d s c h u t
          T , SedikidesC , etal . The Mnemonic Mover : Nostalgia Regulates Avoi danceand A p proach Motivation [ J ] .Emotion,2014(3)545-561.[27].
          [3] 楊向榮. 脫域化生存中的越境——現代人的生存情境及其審美超越[J] 湘潭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2021(6):111-116.
          [4] 斯維特蘭娜·博伊姆. 懷舊的未來[M]. 楊德友, 譯. 南京:譯林出版社2010;2-3.
          [5] 易曉明. 技術人文: 人文主義的舊邦新命[J] 湘潭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2022(1):104-109.
          [6] 樊淑琴. 新媒體環境下文化類題材紀錄片的溝通元[J]. 新聞愛好者,2019(4):66-67.
          [7] 趙毅衡. 符號學: 原理與推演[M]. 南京: 南京大學出版社.
          [8] 劉慶振, 趙磊. 計算廣告學[M]. 北京. 人民日報出版社.2016.
          [9] 謝新洲, 林彥君. 從工具理性到匯合營銷:基于直播帶貨的品牌傳播優化路徑[J]. 新媒體研究,2021(9):42-45.
          [10] 百度2021 國潮驕傲搜索大數據報告- 百度x 人民網.[EB/OL ] . https://www . sohu . com /a/466170960_120855974.
          [11] 艾媒咨詢.2020-2021 年中國國潮經濟發展專題研究報告.[EB/ OL].https://weibo . 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55180770574779.
          [12] AlixPartners. 雙十一消費調查報告.[EB/ OL].http://www.fayiyi.com/investor/20201028/43940.html
          [13] 曾振華, 羅博為. 廣告創意融入文化自覺與社會共識研究[J] 湘潭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2021(3):187-192.
          [14] 消費者報道. 國潮印象——國潮來襲,你怎么看? .[EB/OL] . https://xw.qq.com/cmsid/20211111A094HS00.
          友情鏈接

          專輯 案例 熱點 資訊 學術 理事單位 2021華釜青年獎 cama

          滬ICP備05018981-1號

          登錄

          立即注冊

          注冊

          密碼找回

          獲取驗證碼

          优盈娱乐